徵求
老東西
徵求
老故事
如何提
供資料
聯絡
我們

吳文超回憶錄:跨越默片與國、粵、台語片的電影人生(下之一)

本文是系列的第3篇,本系列目前有5篇文章,完整系列目錄請按:吳文超回憶錄

文/吳文超
圖/吳雪雪提供

抗日戰起隨月明歌舞團赴泰

圖一 集演員、導演、製片於一身的電影人吳文超。
圖一 集演員、導演、製片於一身的電影人吳文超。

民國26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日本在華北以武力入侵,全國奮起抗戰。江浙一帶風聲鶴唳,草木皆兵。遂有八一三日軍攻佔上海之戰,上海大部分工商界人士以保守姿態退守家園,或避居海外,上海很快變成孤島。此段時間,與我合作的徐君已避居海外而去,公司拍片工作無法進行,這部《野姑娘》影片也因之未能繼續拍製。

此時上海月明影片公司老闆任彭年看到時局不靖,拍片發行均無把握,便接受泰國片商邀請,計畫率武俠明星及演藝人員,前往泰國登台表演,找我擔任該團副領隊並管總務。民國26年11月間,我首次踏出國門。該團男女演藝人員及職員共二十人,樂隊四人,武師二人。演員由鄔麗珠領銜。民國27年1月間,我們由香港乘客貨輪去泰國。

泰國當時尚稱暹羅,華僑多為廣東潮州人,在泰國工商界甚至軍政界,均擁有相當雄厚龐大的勢力。曼谷演出至五月份,生意已經走下坡了。便轉往曼谷近郊沿著鐵路的戲院演出,各地戲院約有五百座位,每地表演一週。我們演藝團使用兩部小巴士,從一地移至另一地,奔波勞碌非常辛苦。十月間,我們返回曼谷休息一段時間,準備更新節目,待第二年新春再演出新節目。

期間任彭年夫婦囑我回上海去找一位能武打的反派小生及兩位女歌舞演員來泰,兩天後我單獨一人返回上海。 一到上海,我先找到演員賀志剛,他主演過五部武俠動作片,又找了表演舞蹈的女郎龍麗珠、徐淑華二人,加上任彭年的五歲兒子及奶媽,八天後由上海赴泰國。

抗戰開始,上海在風雨飄搖中已形成孤島,演藝人員也多數逃奔大後方,或去香港避難,仍有幾家電影公司在艱苦勉強拍片支撐,張善琨先生的新華影業公司為了東南亞片商要求繼續供片,分別成立華新公司及華成公司,拍了一部古裝戲《木蘭從軍》,由卜萬蒼導演,在香港找來一位普通演員身份的陳雲裳梅熹主演,在上海滬光大戲院上映,十分轟動,連映四週,連連客滿。

陳雲裳是廣東人,原不會國語,而卜萬蒼導演的習慣是,劇本決定後對白一個字都不能改動。陳雲裳為拍此戲,向公司特請的演員何劍飛學講國語,一口廣東味的國語居然也順利通過上海人的口味。

上海自有有聲電影以來,多以國語發聲,頂多帶一點上海味的國語,中國勞萊韓蘭根說的是南通國語,胖子章志直說的是常州國語,洪警鈴說的是蘇州國語,在上海都稱做普通國語,與北京話的國語均有一段距離。但是到民國20年代後期,所有的演員都很用心研讀正確的國語,還請專任教授補習糾正發音。

我從上海帶著新團員及奶媽小孩坐船到香港,其時上海人紛紛逃離,到香港的人最多,船票十分難買,便有人介紹乘坐招商局的興隆貨船,經過船主船上主管同意,我們六個人在飯堂旁打地鋪,原本預計四天可到香港,豈料船要起錨開行時,海關兩位洋人來到,不許我們搭乘,被驅趕下船。 三天後好不容易費盡千辛萬苦買到英商怡和洋行的德生輪去港,抵達香港後3天,搭上荷蘭貨船直行曼谷,歷盡波折終於到達目的地。

演藝人員平日必須排演準備演出,賀志剛在演戲講台詞時常會忽然失神,無法開口,使演出中斷,而任彭年本人則在演戲時需翻打跳滾,事後常感吃不消,種種問題都對演出影響甚大。我身兼數職,要負責總務雜事,開場還要在戲院票窗附近監票,開演後則要趕往後台化妝參加戲劇節目演出,散場後再走到票房結算,每晚兩場。只見我在前台後台及票窗之間奔跑趕來趕去。

演員陳寶琦忽生重病,說是鄉村大山瘴氣進入所致,竟然醫藥無效,纏綿病榻不久即撒手人寰,令人悲痛。 此時演藝收入已大大走下坡,連維持都感困難,部分演藝人員已零星離去,演出更加不易。不久演戲停止,我趁機率三名由我帶來之女演員,攜帶陳君之骨灰,脫離劇團回上海。

李麗華初入影壇,《三笑》一炮而紅

回上海在藝華公司晤及王元龍,談及他要去香港拍陳圓圓與吳三桂,要我一起去,結果一拖兩個月仍沒有要出發的意思。我為了安家費無著落,也無法離滬,王元龍要我在上海先拍一部影片,為了現實生活,我同意他幫藝華公司拍《火燒紅蓮寺》,王元龍飾呂漢良。

民國28年5月,我仍在上海。李麗華時年16歲,由人介紹來藝華公司試鏡,由王元龍、文逸民及我主持。李麗華演唱國劇及時代流行歌曲,有樂器伴奏,效果甚佳,大家都很滿意。

不久,藝華公司嚴春堂老闆對我說,你與周璇很熟,可以去問他一聲,他願意重拍《三笑》否?我每天到公司均經過周璇、嚴華夫婦所居之弄堂口,去他家很方便。翌日便去周璇家,兩夫婦正替新生的小兒子洗澡,我向他提及此事,嚴華說,前幾天周之乾爹張石川先生曾提及,想二度再拍《三笑》,待下午去問一聲究竟後再說。隔一天早晨,我又去周家,周璇對我說,不成了,乾爹也要重拍。我即照此回覆。豈料嚴老闆一定要拍,並積極著手準備,便閙成雙包矣!

藝華公司為搶拍《三笑》,調兵遣將(下表)。為了搶先上映,公司要求我在13個工作天完成。當時上海靜安寺路張園有大馬戲團演出。一日上海的兩大報,申報及新聞報登有李麗華的啟事,內容為前一晚看馬戲表演遺失金剛鑽戒指一枚,能通風報信而尋獲者,賞銀元1000元,完善送回者,賞2000元,聯絡處為藝華公司編劇部。因此打來公司找李麗華之電話不停,為電影做成功的宣傳,也大大打響了李麗華的知名度。李麗華一舉成名,藝華也賺到了錢。

登台前,李麗華不見了,觀眾大鬧戲院

《三笑》拍製期間,公司要我在此片拍完後立即開拍《新盤絲洞》,期間抽空先與編劇商定劇情,預定開鏡時間。

當時各媒體在報紙攻擊上海電影界,不該拍製神怪邪說胡亂打閙的武俠片。眼看辛苦籌備卻無法獲得媒體的支持,我實在不願接受,但因東南亞各地均高價訂購,公司又已收訂金,為了生活,不得不勉為其難的開始籌備工作。

《新盤絲洞》(演員見下表)一時找不到孫悟空的人選,拖了十多天。嚴老闆就說,你自己導演兼孫悟空吧!這是我第二次演孫悟空,我心中有數,演戲沒太大問題,但我已三十多歲了,有些動作可能無法達成。我向公司要求請替身,許多高難度的動作,如摔、翻,打鬥等,都由替身來演。

自《三笑》影片後,嚴老闆發布由他的大公子嚴幼祥擔任公司經理,一天,公司派人找我去見嚴幼祥,當下才知小咪李麗華失蹤了。原來前一天嚴幼祥去戲院閒談,適逢該院所排映的下一檔新片交來的拷貝發生問題不能上映,嚴在旁提議重新上映《三笑》,戲院經理史定艦馬上同意,但要求李麗華在晚上兩場親自隨片登台,唱兩首歌曲以娛觀眾,嚴也同意照辦。廣告發出後,李麗華卻不見人影,我到李府也找不到人,連她的母親和姐姐們都不見了。

廣告既已登出,公司上下急得不得了,只好找來韓蘭根登台表演取代,豈料上演當晚,觀眾大嘩,不許韓蘭根表演,戲院方擬停止登台即放映影片,觀眾更加吵鬧,百般阻撓放映鬧得不可開交。戲院方不得已報警,觀眾硬是不依,警方出面調停,說明找不到李麗華的實情,請觀眾包涵,退票了事。雖平息烽火,但戲院已被毀損甚多。

民國28年農曆11月,我繼續籌拍李麗華主演的民間故事《王清明合同記》。當時因公司片場已搭有《女皇帝》內景,《王清明合同記》只能到外景場地尼姑廟的院子裡搭蓋內景,或在公司小攝影棚內,勉強應用。當時氣候已是降雪,《女皇帝》是宮廷大戲,多穿厚重官服,戲服裡面可加穿衣服以禦寒。《王清明合同記》的演員服裝是綢質的,最多也只是夾衣衫,拍戲時衣衫單薄,在大雪紛飛的天氣中真是冷得難挨。我為激勵大家的士氣,時常將身上穿的皮大衣脫下,掛在導演椅背上,與大家同樣受寒工作,但是演職員還是不滿。幸而《王清明合同記》於次年農曆年初一在上海國聯戲院(有九百座位)上映,票房很好。

吳文超先生作品(1940-1942年)

※以下表格在手機畫面時,可左右滑動。

年份 片名 職務 語言 製片公司 主要演員
1940 《火燒紅蓮寺》 導演 上海/藝華公司 王元龍、楊柳
1940 《三笑》 導演 上海/藝華公司 李麗華、嚴化
1940 《王清明合同記》 導演 上海/藝華公司 李麗華
1942 《新盤絲洞》 導演、演員(孫悟空─主演) 上海/藝華公司 汪洋、楊柳、葉虹等(分飾七仙女)、王元龍(唐僧)、黃錦洲(豬八戒)、吳文超(孫悟空)
本系列上下篇
< 吳文超回憶錄:跨越默片與國、粵、台語片的電影人生(上之二)吳文超回憶錄:跨越默片與國、粵、台語片的電影人生(下之二) >

本文關鍵詞

error: 內容已被保護。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