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求
老東西
徵求
老故事
如何提
供資料
聯絡
我們

輸送「活體實驗材料」──由「特扱移」談日本細菌部隊

圖一 位於哈爾濱平房區的731部隊舊址。(來源:維基百科)
圖一 位於哈爾濱平房區的731部隊舊址。(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是系列的第5篇,本系列目前有6篇文章,完整系列目錄請按:日本細菌部隊

本文為作者所著〈由「特扱移」談日本細菌部隊〉(上)及(下)之修訂版;原文刊於《中央日報‧中央副刊》,民國71年12月7日及8日。

圖一 位於哈爾濱平房區的731部隊舊址。(來自維基公享資源,CC BY-SA)
圖一 位於哈爾濱平房區的731部隊舊址。(來源:維基共享資源,松岡明芳,CC BY-SA 3.0)

文/姜書益撰寫,汪琪、羅國蓮、廖文瑋編輯
圖/姜書益提供

前言

一九八二年十月二日《中央日報》副刊,曾刊載一篇由梁淡雲君節譯前日本關東軍司令部第三課課長吉房虎雄原著《三光──日本人在中國戰爭犯罪的告白》一書第二篇,即關於「第731部隊」的大作,詳細報導二戰期間日本細菌部隊在中國東北[1],以無辜百姓進行細菌試驗的恐怖情節,使我們充分體認了日本皇軍之殘忍。但文中將關東軍憲兵隊將人犯由拘留所發往「第731部隊」進行細菌試驗之行動稱為「特扱移」之說法,筆者認為值得商榷。

根據蘇聯一九四五年俘獲日本關東軍原始文件檔卷第845號第45頁,即關東軍憲兵隊作戰命令第224號,及其支隊平野憲兵隊作戰命令第1號,均明白稱之為「特殊輸送」而無「特扱移」之說法。故筆者懷疑原作者吉房虎雄之「特扱移」可能是「特殊輸送」之誤。但無論是哪種說法,均指日本憲兵單位不經任何審判而將人犯發往第「731部隊」進行「消滅」之謂。有關蘇聯俘獲日本各細菌部隊的俄文資料,均珍藏於美國哈佛大學Widener圖書館。根據蘇聯遠東濱海邊區《前日本陸軍軍人因準備和使用細菌武器被控案審判材料》[2],二戰期間日本皇軍有確實資料佐證的細菌部隊共有4支,即關東軍「第731部隊」正式名稱為「關東軍防疫給水部」,及關東軍「第100部隊」正式名稱為「關東軍獸疫預防部」或「關東軍馬匹防疫廠」,前者由軍醫中將石井四郎負責,後者由軍醫少將若松有次郞主持。此外還有兩支分屬日本華中和華南派遣軍的細菌部隊,在南京的為「榮」字「第1644部隊」,即惡名昭彰的「多摩部隊」,戰後國民政府曾在東京盟軍遠東軍事法庭控訴此一部隊,另一則是位於廣州中山大學醫學院內的「波」字「第8604部隊」,而軍醫少將佐藤俊二曾負責上述兩個部隊。這四支細菌部隊,其中要以關東軍「第731部隊」的,規模最大,細菌生產力最為雄厚,由於審判紀錄極為詳盡,筆者僅就各被告在蘇聯軍事法庭有關「特殊輸送」之供詞摘錄如下,供國人參考。

特殊輸送

按關東軍細菌部隊的研究工作人員,為了徹底瞭解細菌武器之效能,各該部隊乃採用了一種最殘忍野蠻的方法,也就是大規模而且有系統的,用活人來進行各種慘無人道的罪惡試驗,當詢及何以日本要在蘇聯邊境的滿洲地區建立細菌部隊的根據地[3]時,前「第731部隊」總務部長川島清少將供稱:「該地區氣候類似蘇聯遠東地區,因此在此一地區進行各種試驗,可以充分瞭解細菌武器在未來對蘇戰爭中的真正功效。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滿洲能獲得大量非日籍的活人,可以充作細菌試驗的上好材料,而且滿洲地區很遼闊。」言外之意就是在此一地區從事任何傷天害理的勾當神鬼不知。按日軍這種殘酷而罪惡的細菌試驗,曾施之於參加抗日的我愛國志士、國軍被俘官兵、流落在東北的蘇聯軍民,甚至於被囚於集中營的盟軍英美戰俘,以測驗盎格魯撒克遜人對細菌的扺抗力。

根據被告的供詞可證實,日本憲兵隊及駐滿洲的特務機關,即所謂的「日本軍事團」,根據所接到關東軍司令部的命令,以及其與細菌部隊頭子們約定好的手續,不斷地將中國的內地人、滿洲本地人[4]和俄國人分別送往各細菌部隊,供作所謂的「研究」之用的「特別材料」。據被告曾任所謂「滿洲國」政府憲兵署顧問的前日本憲兵大佐橘武夫供稱:「關東軍憲兵隊是根據關東軍司令官的指令進行此項任務的。憲兵隊通常是把犯罪案件交給法庭或軍法處去審判的,但在這種場合,卻由特別行政命令代替了法律,不經審判就把犯人直接送走。」川島清少將亦稱:「當然,要在活人身上進行試驗,以及要從憲兵隊方面領到犯人,若非得到關東軍司令官之許可是辦不到的,因為他是日本駐滿洲國特命全權大使,即事實上是滿洲的主人。……關於每次要從憲兵隊那裏領犯人之事,每次均由石井四郎本人,根據那些直接用活人試驗者所作報告來決定的。當部隊長(即石井四郎)認為必需要補充受試驗犯人數量時,他就吩咐總務部長(即川島清)去與憲兵單位接洽,並從該處領到犯人。」此外,哈爾濱「日本軍事團」所屬的「保護院」(即集中營)主任飯島良雄少佐亦稱:「大約在一九四五年四月中旬,當我在哈爾濱日本軍事團向副團長淺田大佐報告集中營規則執行情形時,大佐要求我遵行哈爾濱軍事團和關東軍司令部的指令,即凡屬違反營規的人,特別是那些企圖逃亡的人,均應發送到駐紮在哈爾濱城外,距離保護院集中營約15到20公里的平房驛的第731部隊去。」為了保密起見,在日本憲兵隊的正式文件上就創造了一個專有名詞「特殊輸送」。

圖二 731部隊進行細菌測試,1940年11月。(來源:維基公享資源,公有領域)
圖二 731部隊進行細菌測試,1940年11月。(來源:維基共享資源,公有領域)

移送的條件

根據蘇聯所繳獲關東軍憲兵司令部昭和十八(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二日緊急案件第120號文件指出,凡是「當過游擊隊員或幹過含有同等危險的活動者。」並且凡屬日本憲兵認為有反「滿洲國」政府活動或情緒嫌疑者,甚至於「依其罪行程度可以預料該犯被提交法庭審判時,將被釋放或經短期拘禁即可釋放的份子。」此外,按「特殊輸送」手續應該消滅的,不僅是那些有反日活動嫌疑的人們,並且還有「凡與應受特殊輸送的人犯同一思想者,……其罪雖輕,但不宜將其釋放者。」該命令更明白指出,凡是民族主義運動思想犯及共產主義思想犯均被列入被消滅之對象。該命令的備考欄上並強調,對於該命令上所列舉的被捕人犯,各地憲兵隊長可以向關東軍憲兵隊司令官「堅決」申請援用「特殊輸送」之辦法進行消滅。從該訓令之內容,顯然可見,在石井部隊中「消滅」人犯,不僅是積極的抗日份子,甚至還有一切因無罪證而又不好提交日本法庭所審判的嫌疑份子。

憲兵大佐橘武夫證實,上項文件係一九四三年三月間,由關東軍憲兵司令部刑事部的辻本信少佐所擬定的。此外,被告前日本關東軍司官陸軍大將山田乙三亦稱,上項文件係由當時關東軍憲兵司令官城倉少將所署名簽發的。上項文件曾印發多份給滿洲各地的日本憲兵單位遵照實施。橘武夫大佐供稱:「我在一九四○年擔任過佳木斯市憲兵隊長時⋯⋯,我們常將那些有某種犯罪嫌疑而憲兵機關拘捕的犯人,挑選一部份送到第731部隊去接受試驗,我們遵從憲兵司令部的指示,把這類犯人,加以相當的預審後,不經庭審,不把他們交給法庭,就直接將他們送到第731部隊去。這是帶有特殊性質的辦法,所以這種手續就叫作『特殊輸送』,遭到此種『特殊輸送』的是下列幾類人犯,首先是被控為替外國當間諜或與外國特務機關相勾結嫌疑者,以及所謂『紅鬍子』即中國的抗日游擊隊員,其次乃是反日份子及無藥可救的刑事累犯。我們曾把這類犯人用『特殊輸送』的辦法,送到第731部隊去進行消滅。在我擔任佳木斯市憲兵隊長職務任內,送到第731部隊去的人犯不下6人[5],他們後來均未回來,因為他們在試驗後,都死在該地了。」

黑色的囚車

詢及日本駐滿洲憲兵隊如何將拘留人犯,以「特殊輸送」方式送到「第731部隊」去受死的過程和手續問題時,橘武夫大佐特別加以說明,凡應接受「特殊輸送」的人犯,均被關押在滿洲各地憲兵隊的直屬拘留所內,由各該憲兵隊將人犯的審訊資料,和憲兵機關申請將人犯交付「特殊輸送」的請示文一式三份,一份保留在各地方憲兵單位,其餘兩份呈交憲兵司令部,當憲兵司令部收到各地送來的申請公文後,先由秘書處交給刑事部,再由刑事部轉交反諜報科,由科員辻本信少佐審查後作出最後決定,經橘武夫大佐簽署批准後轉呈刑事部長,刑事部長在得到關東軍憲兵司令官核准後,即將核準文件退還原憲兵單位。羈押在原憲兵單位的人犯,俟「第731部隊」要求送「試驗材料」時,該地方憲兵隊即將應接受「特殊輸送」的人犯,連同一份備考書送到哈爾濱火車站,在火車站將人犯及資料一併交給「第731部隊」的憲兵人員,以上就是人犯自羈押機關移出的詳細過程。

另外根據「第731部隊」的直屬憲兵倉原軍曹供稱:「從哈爾濱押送人犯到第731部隊是由我負責進行的,這種人犯在該部隊被稱之為『木頭』,當他們一被送進監獄後,就被編上一個號碼,一直到他被『消滅』為止。」至於接運人犯的過程,倉原軍曹曾加以說明:「首先由憲兵通知我們去取人,這種通知均由坂田曹長轉達下來的,在第731部隊憲兵隊服務的,除我之外還有兩人,坂田曹長命令下達後,我們就乘特殊的囚車前往哈爾濱火車站,到達車站後,我們就走進火車站的憲兵隊,並當著火車站憲兵隊隊長之面,接收來自林口、佳木斯等地送來的人犯,這種工作多半在夜間進行。我們將人犯領到之後立即裝入囚車,並送往平房第731部隊駐地。在到達駐地之後,我們留在大門之外,派一個人到衞兵崗哨通知內部監獄的值日官,值日官便派人將這批人犯押入監獄。」

前「第731部隊」總務部長川島清少將供稱:「當犯人送到監獄時,是經過該部隊中央大樓正門下的一條秘密地道。」並謂凡屬「特殊輸送」要送去消滅的人犯,使用一輛特殊的囚車負責解送。川島清特別描述道:「第731部隊直屬憲兵隊有幾輛特殊的囚車,該車外面塗以黑色油漆,沒有窗戶祇有一個通氣孔,這種特殊的囚車,是憲兵人員押送人犯到本部監獄的專車。」押解人犯沿途戒備森嚴,負責押送的憲兵均被授予一項特別的「作戰命令」,並被再三叮囑凡是「特殊輸送」者,必須加以腳鐐手銬,或用囚繩將人犯雙手緊縛,關於這點由蘇聯所繳獲關東軍平野憲兵隊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七月十七至十九日的「陣中日誌」,一九三九年八月八日關東軍憲兵隊作戰命令第224號,以及平野憲兵隊作戰命令第1號等文件,充分証實日本憲兵「特殊輸送」行動之周詳縝密,然而所謂的「作戰命令」不過是押送一批人犯的行動而已。

圖三 即將被731部隊移送的中國抵抗者。(來源:Internet Archive)
圖三 即將被731部隊移送的中國抵抗者。(來源:Internet Archive

三千人罹難

將各地被拘留者送到「第731部隊」裡來接受殘酷試驗的,不僅是日本駐滿洲各個憲兵機關,而且還有日本侵略者在各地所謂的「日本軍事團」,即日人在滿洲的特務機關。根據各被告的供詞可知,駐哈爾濱的「日本軍事團」之下,轄有一處「保護院」又稱「救濟院」,實係日本特務機構為囚禁因不同原因流落在滿洲的蘇聯軍人之集中營,根據營規凡是不肯透露蘇軍情報與日人合作,以及違反營規企圖逃亡者,但憑營主任飯島良雄及副主任山岸研二的一張便條,便可將人犯送到「第731部隊」進行細菌試驗,以測驗斯拉夫人對細菌之反應。

前日軍中尉山岸研二供稱:「一九四四年初,我剛被任命為『保護院』集中營副主任,同時並主持情報調查科工作,情報調查科主要任務是蒐集蘇聯經濟、政治和軍事資料,檢舉那些企圖逃亡、破壞營規,以及在犯人之間從事反日宣傳的蘇軍俘虜。凡懷有仇日情緒及不服從營規者,均由我在得到營主任飯島良雄少佐之同意後,發送到第731部隊去『消滅』。在一九四五年內分批遣送到該部隊去的,大概有40名俄國人。⋯⋯『保護院』集中營將人犯送到第731部隊進行『消滅』,是從一九四二年初開始的。」至於發送的手續,山岸中尉加以說明:「依照哈爾濱『日本軍事團』團長秋草少將署名的書面指示,情報科人員在經過我同意後,就根據手邊名單資料造册,再由集中營主任飯島少佐蓋章以示批准。然後飯島就將這份名單呈報秋草團長,團長一向尊重我們的意見,總是批准我們所擬準備送去消滅的俄人名單。『日本軍事團』發送俄國人到『第731部隊』去消滅一向是由本部憲兵鹽田經辦的,他預先用電話與『第731部隊』的憲兵約定好接運之時間,該部隊便派自己的轎式車輛來接運人犯,該車不裝行李大致可容下20個人。我遵照哈爾濱『日本軍事團』的指示,總是吩咐憲兵鹽田將人犯的東西留下來,再將這些留下的東西送到哈爾濱『日本軍事團』第四科,該科就將這些東西,特別是軍服留下,供軍事團人員下次行動之用,日本特務便穿上這些軍服,再潛入蘇聯境內。這是第四科人員告訴我的。⋯⋯我在保護院工作期間,從未見有任何發送到『第731部隊』的人犯回來過。」營主任飯島良雄少佐亦稱,該集中營發往其他單位的人犯均曾寫信回來,唯有送往第731部隊的人犯從未有任何音訊。第731部隊直屬憲兵倉原供稱:「任何人犯一旦被送入這所監獄,無論男女最後總免不了要被消滅的,因為從未有任何人犯自這所監獄中放出來過。」

前第731部隊總務部長川島清少將供稱:「每年都有5、600名人犯送到第731部隊來。我曾親眼看到,本部隊第一部[6]的工作人員從憲兵隊方面領到大批人犯,這批人犯都被關到監獄內的兩幢房屋。⋯⋯要是人犯受過致命病菌感染試驗後又痊癒起來,那麼他不免要接二連三再接受試驗,直到他因傳染病死去為止。為了要研究各種治療法,對於已受到傳染的病人會給予治療,也會給他正常的飯食,但等到他們完全復原後,就將他們拿來進行另一項試驗,用另一種細菌去感染他們。總之,就從來沒有一個人犯能活著走出這座殺人工廠。死者的遺體經解剖檢驗後,就被直接送到部隊中的焚屍爐中火化。……當我在第731部隊任職期間,曾多次陪同石井將軍視察本部隊所屬,包括監獄在內的各勤務單位,所以我知道監獄處理、管理和禁錮人犯的詳細情形。」

「監獄管理處首先給送來接受試驗的人犯,每個人一個編號,一直到他被消滅為止。⋯⋯本部隊在平房站(或稱平房驛)基地5年內,即從一九四○到一九四五年間,經由這間殺人工廠,因感染傳染病而被消滅的人犯,至少有3000人。至於在一九四○年以前,被消滅的人有多少,那我就不淸楚了。……一九四一年四月,我曾看見有一間牢房内關了兩個俄國女人,其中有一個女人帶著她在監獄中產下而不滿周歲的嬰兒,當我在部隊任職期間這兩個女人還活著,以後她們的命運如何我不淸楚,但無論如何,她們絕不會從這個監獄活著出去,她們將與其他人犯一樣,最後一定被消滅的。」當然在殘暴的日軍淫威下,這名不滿周歲的可憐嬰兒,也會隨他母親一同被消滅的。

以上就是日本關東軍細菌部隊被俘官兵,一九五○年在蘇聯遠東濱海邊區伯力軍事法庭上,有關如何解送人犯前往第731部隊進行細菌試驗的部分供詞節錄。

結語

二戰期間日本細菌部隊幹下的傷天害理的勾當罄竹難書,而其中更以活體進行所謂醫學和冷凍實驗,令人髮指人神共憤。根據第731部隊總務部長川島清少將的供詞可知,日人之所以將細菌部隊部署在靠近蘇聯的滿洲地區,除了是由於這個地區的氣候與蘇聯遠東地區相同外,主要的是很容易取得非日籍的活人,以供作各項細菌實驗的材料。因此大量的抗日人士,國軍被俘官兵,流落在中國東北的蘇聯軍民,以及被囚於集中營的英、美戰俘,在日本憲兵隊以及特務機構「日本軍事團」,未經司法審判的情況下,經由「特殊輸送」方式,送到各細菌部隊進行細菌試驗,最終被消滅。根據統計在第731部隊被消滅者就達3000人之多。難怪戰後蘇聯將關東軍包括司令官山田乙三大將在內的50萬人送往西伯利亞進行勞改,最後返國者僅數十萬而已。

圖四 常石敬一著《消失的細菌戰部隊:關東軍第七三一部隊》,當中第四章討論了「特扱移」相關內容。
圖四 常石敬一著《消失的細菌戰部隊:關東軍第七三一部隊》,當中第四章討論了「特扱移」相關內容。

注解

[1] 日本帝國主義者,一向故意將中國區分為中國本部與滿、蒙。

[2] 蘇聯遠東濱海邊區伯力軍事法庭,曾於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廿五日至三十日,就關東軍司令官山田乙三大將等12名「前日本陸軍軍人因準備和使用細菌武器」一事進行軍事審判。有關此項軍事審判全部材料,於一九五○年由蘇聯莫斯科政治書籍出版社出版。原書藏於哈佛大學總圖書館(Widener Library)斯拉夫語圖書部分。詳見Материалы судебного процесса по делу бывших военнослужащих японской армии, обвиняемых в подготовке и применении бактериологического орудия.1950г., Москва,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е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политической литературы。

[3] 「第731部隊」在中蘇邊境設有海拉爾、孫吳、林口及牡丹江四個支隊。

[4] 即東北當地人,日本帝國主義者向來故意將中國區分為中國本部與滿蒙。

[5] 根據梁譯吉房虎雄原著則有10人。

[6] 該第731部隊部隊共分為8部。

本系列上下篇
< 抗戰期間日軍在華之細菌作戰(三):細菌部隊不只「731」細菌戰「查無實據」?東京與伯力軍事法庭的戰犯審判 >

本文關鍵詞

error: 內容已被保護。
返回頂端